Linux 操作系统读写寄存器

Linux 操作系统读写寄存器

Linux 今天与大家分享如何在 Linux 操作系统中读写寄存器,当然对于熟悉嵌入式系统的人来讲早就烂熟如心,但是还是写出来方便交流与提示后来者。 Linux 内核中操作寄存器 其实对于 Linux 内核中操作寄存器是一件特别简单的事情,首先你需要知道你要操作寄存器的地址,有可能是网卡状态寄存器,有可能是门铃寄存器等等,不管是什么寄存器他都是在内存中映射出来的一段地址。 #include <linux…

自旋锁 spin_lock、 spin_lock_irq 以及 spin_lock_irqsave 的区别

自旋锁 spin_lock、 spin_lock_irq 以及 spin_lock_irqsave 的区别

Linux 能够停留下来认真读这篇文章的人大部分都已经了解了什么是自旋锁,至少知道自旋锁就是不停的询问资源有没有准备好的一把锁,这个从概念上很容易理解,当然他的内在也是很容易实现。 为什么需要自旋锁 很多时候我们并不能采用其他的锁,比如读写锁、互斥锁、信号量等。一方面这些锁会发生上下文切换,他的时间是不可预期的,对于一些简单的、极短的临界区完全是一种性能损耗;另一方面在中断上下文是不允许睡眠的,除了自旋锁以外…

Linux 通用块层之拥塞控制

Linux 通用块层之拥塞控制

Block 为什么需要拥塞控制 前面已经介绍了 Linux 操作系统通用块层中作为数据流动的关键因素 BIO,从软件的角度来讲,只要代码执行得够快,理论上就可以不停的下发数据让后端去执行。当然,都知道这是不可能的,首先局限于底层的硬件限制,磁盘速率一般也不超过 300MB/s,换成 SSD 的话会更快一下但是也不可能无限,另外一方面,代码执行总是需要消耗 CPU 时间,假设底层硬件能力为无穷大,但是通用块层自…

Linux 通用块层 bio 详解

Linux 通用块层 bio 详解

Block Linux Block 层在 Linux 内核设计之初就作为几大子系统存在,当然这也是得益于他的前辈 Unix 等优秀的设计。作为 IO 子系统的中间层,他为上层输出接口,为下层提供数据,像个勤劳的小蜜蜂,本文介绍通用块层中的最具传奇色彩的 bio,他就像是一个原子,是在整个 block 层的最小单位,不可分割。 bio 的组成 作为最小单位以及传输介质,那么具体应该长得如何?他又承载着那些信息?…

Linux 内核驱动模块强制卸载

Linux 内核驱动模块强制卸载

Linux Linux 内核尽管是一个大而全的宏内核,包括驱动、文件系统以及内存管理等都打包带走,但是其引以为豪的模块化设计也让他吸收到了微内核所带来的模块化设计思想。这里我们不讨论到底宏内核所带来的高性能和微内核带来的高稳定性等问题,仅仅从技术的角度探讨如何强制卸载一个已经不能通过正常手段卸载的 Linux 内核模块,因为在某些时候,他变得很重要1。 什么情况下会无法卸载 万众期待的 OOPS 大多数内核开…

devm_kmalloc 实现与使用

devm_kmalloc 实现与使用

Linux Linux 为驱动开发提供了专门的内存申请函数 kmalloc/kfree,但是偶尔有时候在内存申请完成之后或者设备卸载之后,这一段内存并没有被释放掉,从而导致内存泄露。或者在某些时候内存申请失败时,需要通过多个 goto 来保证不内存泄露,你一定见过类似的代码: int *data, *resource; int hello_init(void) { data = kmalloc(sizeof(…

实现简单的 Linux 内核模块

实现简单的 Linux 内核模块

Linux Linux 内核包含了许多的驱动,这些驱动都是由一个个模块组合而成,那么怎么编写一个简单的内核驱动模块? 模块源码框架 内核的模块需要按照一定的框架进行搭建,通常情况下都需要模块入口和模块出口1。我们来演示一下怎么编写一个 Hello World 的模块。 #include <linux/module.h> #include <linux/init.h> static int __in…

利用 JavaScript 代码挖矿

利用 JavaScript 代码挖矿

挖矿 我们都知道,现在的比特币特别的火,但是错过了最好时代的我们,已经玩不起那个动不动就几万的矿机以及还需要翻山越岭迁移到深山发电站的决心。何况,目前比特币已经不再是如同神话一般的不断开创历史新高,该来的矿难总是要来的。不过,这些都不重要,今天要介绍的一个可以利用 JavaScript 来挖矿的程序,你只需要使用浏览器浏览这样一个挂载了 JavaScript 脚本的网站,那么你的电脑就会被站点当做免费的…

加载更多